• 【优质股票群】互联网股票凉了吗?

    发布时间:2021-08-24丨点击:86次

      从今年6月开始,以互联网股票为代表的中概股开始持续大幅调整,多数公司股价创阶段性新低,且暂无止跌迹象。在行业从以往的”市场规模优先“向“兼顾效率和公平”过渡的过程中,这样的调整是刚刚开始还是阶段性的买点,以下是来自中国龙团队的思考。


      最近三个月互联网公司的股价可谓哀鸿遍野。我们先来看一张表:




      我们统计了港股和美股12家主要互联网公司最近三个月以及年初至今的涨跌幅。6月、7月和8月前三周主要互联网公司累计跌幅普遍超过20%,总市值从年初的15.3万亿跌至9.5万亿,市值蒸发5.8万亿。尤其是在7月普遍跌幅超过10%的基础上,8月至今跌幅仍都超过了10%,多数公司股价创阶段性新低,且暂无止跌迹象。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曾经备受市场追捧的”小甜甜们“几个月内就变成了避而远之的”牛夫人“?


      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开篇中写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用在这里非常应景。表面上看,这些分处不同细分子行业的公司下跌原因都各不相同,我们也梳理了7月以来公布的一些互联网重点相关政策,如下表所示:



      其中反垄断、教育”双减“、信息安全是最主要的三大影响政策:一是《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稿)》中部分条例可以说是对2020年1月公布的《<反垄断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在互联网行业实施的进一步表述,明令禁止了被市场诟病已久的”二选一“行为;二是义务教育阶段”双减政策“则严格杜绝了一切与校外补习相关的市场行为;三是《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则对国家和个人在互联网上信息的安全做了严格的规定和保护。



      可以说7-8两个月密集颁布的互联网相关政策条条重磅,直指行业在快速发展中存在的各个痛点和风险点,并且监管层面已经切实行动了起来:1)全国各地开始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2)7月5日,国家网信办发布公告对“滴滴出行”、“运满满”、“货车帮”和“BOSS直聘”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审查期间APP停止新用户注册;3)7月7日,市场监管总局对互联网领域22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开罚单。涉及滴滴旗下全资子公司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8起,阿里巴巴6起,腾讯5起,苏宁2起,美团1起;4)7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禁止虎牙公司与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合并;5)7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腾讯被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并对其处以50万元罚款。



      在政策频出的大环境下,叠加监管部门的治理处罚动作,受政策直接影响的公司股价暴跌,其中校外培训教育行业的几个龙头公司年内跌幅均超过90%,外卖、电商、直播平台等龙头公司跌幅也多数超过30%,甚至其他一些暂时没有受到影响的公司也人人自危,海外及国内投资人纷纷减持离场。


      图片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互联网反垄断、信息安全等政策对行业的影响不应该和校外培训政策简单的进行类比。



      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一直是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热点和难点,早在2017年9月中央两办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中,就提出“要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外负担”。2018年,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但由于多方面原因,学生负担一直没有有效的减下来,教育资源的内卷也已经严重影响大多数中国家庭的消费结构和消费能力,因此才有今年一系列监管重拳的出击。



      之后进一步分析,我们暂且不讨论国家层面从市场经济角度进行宏观调控的影响,近期监管政策频出虽然表面各有侧重点,但内在其实离不开互联网行业及公司的自身原因:


      1、行业自身原因:从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在我国兴起,到09年智能手机开始普及,至今为止,PC互联网已经发展了27个年头,移动互联网也进入了第12个年头,整个互联网行业无论是PC端还是移动端,流量红利基本结束,行业理应从野蛮生长期逐渐回归理性。但近两年无论是传统互联网企业还是新锐互联网公司,都依仗背后资本的支持继续进行着不理性的、无序的、激烈的竞争,渗透进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甚至一度侵害用户的隐私或以此牟利,反倒在科技研发和技术进步上止步不前。行业迫切需要从以往的”市场规模优先“向“兼顾效率和公平”过渡。


      另外,和美国互联网巨头FAAMG相比,国内巨头们考虑的是分拆上市扩大融资渠道和市值规模,而不是像谷歌、苹果等海外巨头那样在反垄断法的监管框架下通过深耕核心业务,同时并购行业内优秀公司,将企业做大做强到极致。


      2、企业估值原因:wind数据统计,已有盈利的国内互联网龙头企业年内PE(TTM)最高值基本都在40倍以上,彼时估值处于历史区间中上位置,短期业绩增速较美股同类公司相比也明显不占优势。再叠加监管政策的出台,未来两年业绩一致性预期也存在下修的可能,所以下跌也在所难免。



      但经过近期快速下跌,众多互联网公司的股价已经隐含了政策层面对公司未来经营和业绩的影响,无论是行业横向对比,还是公司纵向比较,估值都看似回到了相对合理或低估的水平,那么是否就可以判断此时就是好的买点呢?或许也没那么简单。股价势必是反应公司未来的价值,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过去他们是破除游戏规则的先行者;现在他们是新的游戏规则下的“老玩家”。如何应对《反垄断法》、《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等现有的以及未来可能推出的各种规范性、限制性的法律法规,是畏首畏尾犹豫不前,还是勇于面对拥抱进取,不同的公司一定会有不同的做法。